浅谈岱庙无形资源的保护和利用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2015-12-15       作者:

柳建新

岱庙又称岱岳庙、泰山庙、东岳庙,是泰山历史上现存规模最大、最完整的古建筑群。它始建于汉代拓于唐宋,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积淀了极其丰富的人文资源。这些资源不仅包括古建筑、碑刻、古树、馆藏器物和善本书等一批有形资源,同时也包括帝王文化、宗教文化和民俗文化等无形资源,保护和利用好这些资源对于提高泰山文化的影响力和促进社会的健康和谐发展都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遗憾的是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对后者的研究重视得不够。近几年,随着非物质文化遗产概念的深入和国家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视,特别是与岱庙相关的一些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确定,使我们对岱庙无形资源的保护和研究越来越关注,对做好这项工作的信心也越来越强。为了做好此项工作,本文特提出一些初步的想法,供大家参考和参与。

一、岱庙无形资源的主要内容

概括地说岱庙的无形资源概念是相对于有形资源而来的,它类同于国家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界定,但外延比非物质文化遗产更宽泛,它包括了历史上已经消失或无法传承的文化现象。初步分类岱庙的无形资源主要包括三个部分:1)帝王文化;2)宗教文化;3)民俗文化。

帝王文化是整个岱庙文化的基础。历史资料和考古发掘都证明,岱庙始建于汉代,春秋管仲的《管子·封禅篇》已有传说史前即有72位帝王到泰山巡狩柴望的记载,到秦始皇时,封禅已成为明确的定制。统治者为了造成“君权神授”的假象、达到巩固统治目的,创造了封禅这一特殊的历史现象,而封禅中又必须要在山下进行正规的仪式。古籍资料证明,岱庙虽称泰山神庙,但从开始建立就不仅仅是宗教场所,同时还是统治者的政治场所。是由统治者建立、并设置官员管理和出资维修,进而来保障其利用的。如春秋时期,周天子为保护泰山,特派重臣出任“岳牧”专司管理。唐宋期间封禅活动进一步扩大,为了适应这种需要,从唐玄宗到宋徽宗先后多次对岱庙进行了大规模扩建,其建筑制式基本与帝王宫殿相同,这一时期帝王的封禅也达到最鼎盛时期。元代以后,帝王虽然不来正式封禅,但是亲自或派官员来告祭的次数仍然很多,例如清乾隆皇帝亲自来泰山10次,至今岱庙仍留有其下榻休息过的“东御座”。可以这样说,帝王封禅告祭的活动贯穿于整个岱庙,岱庙与古代最高统治者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是岱庙无形资源中最基本的部分。

从宗教意义上讲,岱庙是泰山神东岳大帝的神府,东岳大帝也称泰山府君、丰都大帝等,在司职上虽有变化,但总的说还是主生死。目前岱庙东环廊的碑廊中所存明代所立的《五岳真形图碑》,上面清楚地刻有东岳泰山神即东岳大帝的职责:“东岳泰山君领群神五千九百人,主治生死,百鬼之帅也。”汉魏时就有“泰山主死”、“魂归蒿里”之说,《后汉书·乌桓传》:“如中国人死者魂神归岱山也。”佛教传入中国后,地狱之说流行,地狱中已有十殿阎罗,皆有中国官员担任,与泰山治魂合二为一,僧人译经将“地狱”译为“泰山”。史料记载:唐中期圆二大和尚在东渡日本传法时,将泰山神信仰带入日本,成为日本人后来最崇尚的生命之神。东岳大帝信仰在中国也逐渐向沿海、内陆边缘等区域传播,如今在台湾仍有以东岳大帝信仰为主的东岳庙数十座,这些庙宇的信众每年农历三月二十八日,要到岱庙祖庭庆祝东岳大帝生日,场面十分隆重壮观。明中期以后,泰山奶奶信仰逐步在泰山信仰中占主导地位,为体现这一信仰的转换,岱庙又在原东岳大帝崇拜的基础上,在遥参亭增加了泰山奶奶的神位,如今也有数百年的历史。纵观岱庙的宗教信仰形成过程,虽然由于统治者的封禅活动对百姓平民的祭祀有一些影响,但民间祭祀活动一直是延绵不断、代代相承。

岱庙民俗文化活动的核心是泰山庙会,历史也比较久远,大约始发于唐、定制于宋、鼎盛于明清,其内容有宗教信仰、民间手工艺制作、民间小吃、曲艺社火等,那时的名称不叫庙会而叫“长春会”,从农历正月初一开始,一直持续整个春天。前几年老泰安人柳方梧先生写过一篇回忆文章,记载的是民国初年岱庙的场景,里边仍有很丰富的内容。古代百姓生活贫困乏味,出来逛庙会,有吃的、有玩的、长见识,算是劳作之余的娱乐。岱庙作为整个城市的中心(宋以前称岱岳镇),庙会上各种民俗项目应有尽有,久而久之就形成了民间习俗。

综上所述及分析,我们会明确感到岱庙无形资源有两个特点:一是资源档次高、分量重,每一项都在泰山文化中占据着重要的位置,并产生过较大影响;二是延续时间长,动辄上千年甚至数千年,形成发展过程基本与岱庙同步。

二、岱庙无形资源保护的必要性和意义

(一)它是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产生的主要来源。

国家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概念有着十分明确的界定。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指各民族人民世代相承的、与群众生活密切相关的各种传统文化表现形式和空间,它是指人类以口传方式为主,具有民族历史积淀和广泛代表性的民间文化艺术遗产。按照这一概念,非物质文化遗产有三个突出特点:一是与百姓生活联系密切,二是延续时间长,并有一定影响,三是可以世代传承。

按照这些要求,截止到2008年,岱庙无形资源及其与岱庙相关的资源中共产生出多项国家级、省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有:泰山庙会、泰山道教音乐和皮影戏。其中,关于泰山庙会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确立,很大程度上有赖于岱庙是其主要的发生地;虽然岱庙不是泰山道教音乐唯一的演奏地,但也是其主要的演奏场所之一,至今岱庙库房仍存放有清代版本道教音乐乐谱《玉音仙范》;另外,皮影戏虽与岱庙联系不多,但也曾多次在岱庙庙会表演过。列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是泰山封禅与祭祀习俗,这是一个十分宽泛的项目,从传承的角度看,虽然帝王封禅已不存在,但是百姓的祭祀仍在延续。岱庙作为东岳大帝的神府,自然就是这一文化现象的发生地。列入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共有60项,其中有若干项目也曾在岱庙发生发展过。国家确立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重要意义之一,就是要在积极推进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同时,还要注重挖掘、利用文化遗产的多重价值,促进文化产业的发展,从这个意义上说,岱庙产生出的这些遗产项目,对岱庙自身文化的发展必将产生积极的影响。

(二)能够进一步促进旅游经济的发展。

旅游经济是市场经济的重要部分,岱庙作为传统的文化景点也必须经受市场经济的挑战,这中间资源是重要的,游客的游览娱乐绝大多数产生于有形资源,但无形资源的作用也不可忽视,正是无形资源赋予的丰厚内涵,提高了整个景点的知名度和吸引力。历史上发生过的若干文化事项都会在不同程度上丰富景点的内涵,这与它是不是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并不十分相关。例如帝王封禅是中国历史上独特的政治现象,虽然早已中断,现实当中已不存在,但是这一历史现象的渲染,对游览活动仍有着较大的冲击,特别是利用历史事件开发的仿古文化项目,会达到更直观的效果,能大大提高景点自身的魅力,进而激发游览的审美潜力。改革开放后,曲阜孔庙恢复了祭孔大典,岱庙恢复了封禅大典,多数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并取得了一定的效果,是为明证。

(三)是促进社会和谐统一的重要途径。

随着社会文明程度的提高、传统文化的复兴,社会宽容度和文化的包容力也进一步增强,多元化的信仰成为当今上层建筑领域普遍的现象。岱庙东岳大帝信仰,作为中国诸多民间信仰中的一个重要部分,其“仁圣”的封号有助于社会的稳定和和谐发展,引导得好还可以为当前社会的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利用的核心是要找准这一信仰同时代发展的结合点,放大其在现实生活中心理需求的作用、减少愚昧落后的糟粕,只有这样才能取得社会和宗教自身的多赢。

去年到台湾访问,我们做过一项调查,在台湾的信众中,东岳大帝信仰约占到6、7位,不大的一个岛屿,东岳大帝庙宇拥有的数量竟然和大陆所有数量基本持平,可见信众之多、信仰之广泛。这几年,双方通过相互访问,进一步密切了关系,增进了交流,也拓宽了其他领域的合作,同时这一交流也促成了内地各东岳庙之间的交流。就大陆的东岳庙看,目前在传统文化方面做得比较好的是北京东岳庙,同时又是中国民俗学会所在地,通过与它的交流,我们进一步把民俗活动的开展引入了泰山地区,使整个传统文化的发展有更好的途径,进一步发展这些关系,对今后的了解和工作促进都将会有十分积极地意义。

三、当前保护要做的几项基础工作

(一)进一步扩大宣传。

首先是对无形资产重要性的宣传,要使全社会进一步明确这一资源对社会发展潜在的巨大作用。这项宣传可以通过世界遗产日、国际博物馆日等形式来完成,将上述主题嵌入其中,逐步增强社会的关注程度,形成保护和开发的共识。其次是利用多种形式宣传无形资源各项具体内容。一种形式是利用陈列宣传,在岱庙内增加一些专题,如远古皇帝与泰山、封禅帝王与泰山、东岳庙信仰与泰山、泰山庙会等专题,通过这种形式介绍帝王与泰山的关系,封禅告祭与岱庙的关系,从而揭示中华文明的起源、历史变迁等重大课题,并介绍东岳大帝信仰的缘起、变迁、传播,庙会的内容等,使参观者对泰山有更加全面深入的了解。第二种形式是用活动宣传。活动宣传可以留下更深刻的印象,2008春节由泰山管委牵头,岱庙承办的东岳大帝出巡游展演即是如此,还有各地大型的边走边祭的朝圣团等,渲染了声势、营造了氛围,起到了非常好的宣传效果。第三种形式是利用节假日宣传。从今年开始国家规定假期里多了一些传统节日。这些节日应该是极好的宣传机会,初步统计,去年以来几个传统节日期间,进岱庙参观的人数较过去增加了一倍,紧扣节日主题策划的一些传统项目更容易和游人产生互动。四是利用网站宣传。网站宣传是当今文化宣传的主要途径,岱庙官方网站信息完备、更新及时,反响也不错,在宣传泰山文化方面起到了非常好的作用。五是发挥好岱庙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作用。有选择的把一些积极向上的传统文化知识提供给在校学生,以此为窗口,使他们了解泰山、泰山文化和中华民族文化的历史,知道历史产生的过程,了解除了那些逝去生命的文物叫遗产外,还有一些生动的故事、乡土风情和神话传说。

(二)广泛深入研究。

到目前为止,岱庙的无形资源中仍有一些问题不是十分清楚。除帝王、宗教、民俗文化外,是否还有其他系列的文化现象?目前的无形文化资源中,每一项具体的文化内容如何,有哪些子项?举个例子,岱庙库房至今存有明清神轴160余幅,神仙画片110幅,这些文物应该是举办水陆法会所使用的供品,但现在能查阅的资料,还没有找到关于水陆法会的记载,也就是说,岱庙究竟在历史上是否举办过水陆法会,目前尚无法确定。我们希望的是,能够把岱庙历史上发生的每个文化系列的内容都弄清楚,这样才能更好地做好传播、保护和开发利用的文章。鉴于此,当务之急要做好三项工作,其一是切入点要准确。毫无疑问,无形资源的研究与有形资源不同,不仅对象不同,侧重点也不一样。例如,明代以后,泰城百姓把发现的石碑陆续送到岱庙来保护,有形资源的研究是要考证这些碑真假如何、价值怎样,而无形资源研究关注的重点是这一现象形成的原因,这一习俗是否能流传下去,对于碑刻本身并不很在意。这就是二者区别。其二是视角要更加宽阔。目前泰山研究者研究的第一手资料多出自《岱览》、《岱史》等,资料来源非常有限,这些资料再考证出新的观点和求证出新的事实已比较难,唯有把视野放宽到其他诸如古典小说之类的历史资料中去“海选”,才有可能有新的发现。举一个例子,描写“泰山庙会”场景的目前有三个出处,一个是《水浒》里的“燕青打擂”;一个是明朝张岱《岱志》,再一个是清初西周生的《醒世姻缘》,对庙会场景都有描述,这些材料充分证实了明清东岳庙会已经是有较大规模而且十分热闹。而这些资料都是靠一些同仁平时阅读,散见于古籍、杂录、记札等所积累的,有的就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其三是充实研究人员。岱庙景区管理部门和博物馆是两块牌子一个机构,本身从事研究工作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有一部分同志长期从事这项工作,这对无形资产的研究是个极有利的条件,但是就博物馆自身来讲,研究力量还是显得不够,需要吸收更多的同事同行参与到这项工作中来。2007年博物馆学会的工作得到了恢复,学会吸收了泰安市一批长期从事文博研究的学者和一部分资深的文物干部,可以说这部分同志的加入,对于加强这项研究起到了积极地促进作用。

(三)登记建卡,完善档案。

岱庙的无形资源是岱庙管理的一部分,过去在没有这个概念之前,我们往往对它们的存在视而不见,或者把一些载体同有形资源混起来管理,实质上是造成了这一部分管理和研究的缺项。例如把皇帝在封禅泰山过程中御赐的泰山祭器笼统的作为明清瓷器或者金银器,而没有其他的注录,现在有了这两种概念,我们可以为无形资源或者非物质文化遗产设立专门的档案,形成一套固定模式注录,这相当于对无形资源的一个普查,然后登记建卡。当然,总的藏品记录还是要按照国家文物局对藏品的要求来做,但所有的档案建立后,有形与无形资源分类建档,无疑也有利于各类资源的保护。

四、合理展示和利用是好的保护措施

如何才能更加有效的保护好无形文化资源,我们认为好的办法是要使保护与利用相得益彰、互为补充,形成良性循环。一方面是因为无形资源的保护,需要资金的投入,合理的利用可以提供这部分资金来源,另一方面是项目的主要元素多是无形的,只有重新利用它,才能增加其影响,使其得到合理的延续。从岱庙的实际情况来看,初步的设想是:

(一)对能够传承下来的项目要积极地传承。

一是泰山庙会。要继续巩固原有庙会内容,延长办会时间,并视情况将元宵灯会融入其中,添加一些档次较高的观赏性更强的项目,使庙会办得更加为老百姓喜闻乐见、欣赏价值更高。同时那些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能在岱庙展示的都要在院里展示出来,包括泰山道乐和皮影戏。在其他城市曾有专家建议要专门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展示建立专门的场地,我们这里泰安岱庙完全可以承担起这部分功能。二是东岳大帝祭祀活动。要继续为百姓的祭祀提供好的条件,去年与博物馆的展室改造同步,本着尊重历史原貌的原则,我们对岱庙的太尉殿和三灵侯殿进行了恢复,对东岳大帝主神殿和淑明后殿进行了彩画、贴金和塑像,对遥参亭泰山奶奶殿的外围环境也做了新的改善。特别是对外地的朝圣团都给予了热情的接待。今年应该继续把这些工作做好,闲置的神殿能恢复的尽量恢复,扩大其宗教文化的氛围。

(二)对不能传承的项目应本着扩大宣传和“古为今用”的原则演示好。

一是重新策划改造封禅大典表演。帝王封禅是岱庙的重要文化事项,但时过境迁,帝王不复存在,自然封禅就无法传承。但它可以变通为旅游文化的表演项目加以演示。大概也就是这个目的,早在1987年这个项目就已经形成,但20多年来表演的形式和内容都没有变化,从现在看这种形式已显示出呆板和生硬,需要进行改造:一是将宋真宗封禅改为唐高宗、武则天封禅。从历史看宋封禅是“假造天书”,自欺欺人,口碑不好。唐朝是中国历史最鼎盛时期之一,改造后可以形成更大的场景,特别是武则天出现于封禅大典之中,更有趣味性和吸引力。二是增加其观赏性,在忠实资料的基础上增加一些内容,使目前较为单调的形式更活泼更华丽。三是固定表演时间,星期六或星期日,总之是游客较为集中的时间,以广告的形式打出去,吸引更多的公众。

二是恢复东御座帝王生活场景陈列和官员告祭仪式。乾隆皇帝虽然没有在泰山举行过封禅大典,但一生也10次到过泰安和泰山,参加祭典,并下榻东御座,其他官员受遣告祭更有多次。作为整个泰山封禅祭礼的一部分,这个场景的复原也有利于传承内容的丰富和旅游文化的拓展。

三是恢复“擂台赛”。擂台赛过去是庙会中的项目,因《水浒》中“燕青打擂”的描写而成名,但在以后的庙会中因为风险较大而逐渐消失,该项目也有较强的观赏性,应该在节假日游人集中时安排表演。

以上是初步设想要在岱庙恢复的几个项目,从保护的角度看,这样的措施应该是积极有效的;从利用的角度看,可能项目仅靠自身的运转难以实现经济的平衡,但可以通过单独办理岱庙游览证来实现大的资金循环,这类似于成立传统文化的俱乐部,大家作为会员,通过交纳会费来共同完成,也可以由企业家承包擂台赛或武术表演赛,随着项目自身的运转和影响的扩大,可逐渐使这种状况有所改观。

总而言之,应该说对岱庙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研究以及对无形资源的研究都是新课题,要想把这个文章做好,仍然需要更多同仁共同参与,探讨实施的方法,目前全国东岳论坛已举办多次,受中国民俗学会的影响,多届论坛都是由北京东岳庙主办的,也有福建莆田东岳庙举办的,而作为东岳庙祖庭的岱庙,还没有举办过一次,这与岱庙作为全国东岳庙主庙所应承担的责任是不相适应的。因此我们必须立即加入到引领东岳文化发展的主流中,尽快成立东岳庙联谊会,团结互助,在新的历史时期,共同把这一文化推陈出新,以期取得更多、更好的成果。


Copyright 2010 daimiao.cn. All rights reserver. 备案号:鲁ICP备10209964号

泰山岱庙版权所有 地址:山东省泰安市泰山区东岳大街191号 电话:0538-8261038

鲁公网安备 37090202000212号

您是第 位访客

泰山景区官方售票渠道 美团・购票
泰山岱庙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