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品借与不借,是博物馆能够决定的事情吗?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2022-03-08       作者:

坐落于北京798艺术园区的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原定于2022年3月26日举办的艺术家亨利·马蒂斯中国大陆首次个展“马蒂斯的马蒂斯”,也受到了此次俄乌冲突的影响。据法广新闻(RFI)报道,法国北方省主席克里斯蒂安·波烈(Christian Poiret)于当地时间2月25日宣布,将暂停向中国出借亨利·马蒂斯作品的安排,并中止了该省与中国文化机构的一切合作。

法国北方省主席克里斯蒂安·波烈

此次UCCA年度大展“马蒂斯的马蒂斯”中的藏品主要来自法国北部勒卡托-康布雷齐(Le Cateau-Cambrésis)的马蒂斯美术馆,近300件包括油画、雕塑、素描、纸上墨水、版画、剪纸、书籍插画、织物等不同媒介在内的作品将会与中国的观众见面,总价值达到约3亿欧元(3.35亿美元)。该展览还将讨论马蒂斯和野兽派对早期现代中国绘画运动的影响,并于2022年7月至10月巡展至上海UCCA Edge。

位于法国的马蒂斯美术馆

3月3日, UCCA官方网站发布消息称:“虽然UCCA目前尚未收到有关决定的官方通知,但展览的各项筹备工作现已暂停,原定于2022年3月26日在北京UCCA开幕的展览‘马蒂斯的马蒂斯’也将延期举办……已购买早鸟票的观众可留待展览再次开幕时使用。与此同时,我们也开通了早鸟票退票通道。”

UCCA年度大展“马蒂斯的马蒂斯”海报

中法两国正常的文化艺术交流为什么会发生中断?媒体认为这可能是由于中国在俄乌冲突发生后采取的中立立场,引发了法国的不满。克里斯蒂安·波烈谴责了弗拉基米尔·普京对于乌克兰发动的战争:“对我们的历史、我们的民主国家、欧洲和自1945年以来将我们团结起来的和平平衡的严重攻击”。

2022年3月2日,一名妇女带着家人跑过乌克兰基辅郊区一座被摧毁的桥梁AP Photo/Emilio Morenatti

在2月25日联合国安理会就乌俄局势展开的投票上,中国、印度和阿联酋都在谴责“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这份提案上投了弃权票。法国媒体France Bleu Paris对此事的报道中,克里斯蒂安·波烈(Christian Poiret)解释说,他做出这一决定是因为北京和莫斯科之间存在政治联系:“我不是反对中国,只是今天我必须保护法国的遗产……我们不知道这场冲突会在哪里结束,我们也没有足够的保证来确定收回这些作品。”但波烈也表示当一切都平静下来时,可以将这些作品送出去。

坐落于北京798艺术园区的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文化艺术机构的交流,在某些关键的时刻也不能独善其身。自1989年中苏关系正常化以来,北京和莫斯科确实在各方面加强了沟通和合作。但是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全球化加深贸易和投资关系,地缘政治竞争得到了经济关切的补充。中国已经逐渐变成一个主导制造业和经贸的大国,而日益专制的俄罗斯则一直试图通过参与世界各地的冲突来重振其军事力量。此次俄乌冲突持续升级引发了全球的反战情绪,这场战争必将给全球经济政治发展的格局带来深远影响。

唐代真迹,在日本展出引发争议

一个国家的文化机构对外出借藏品,确实会引发文物爱好者的密切关注。文化机构的交流行为也会受到地缘政治的影响,所以说藏品的出借似乎带有某种政治意味。在疫情尚未发生的2019年,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举办的展览“颜真卿:超越王羲之的名笔”,其中展出的《祭侄文稿》引发了中国网民的很大争议。

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展览“颜真卿:超越王羲之的名笔”

《祭侄文稿》虽然没有《清明上河图》和《千里江山图》那样脍炙人口,但是它在中国书法史上却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祭侄文稿》收藏在台北“故宫博物院”,该馆认为向日本方面出借典藏文物并于展期内限期展出,属国际博物馆间常见的馆际合作形式。但是,有些网友表示对于唐代真迹来说,因为运输和展示导致的温湿度变化,还有未知因素都会对脆弱的纸质文物造成某种程度的损伤。

颜真卿祭侄文稿局部

显然,博物馆对于唐代书画的展示并不会对于文物本身造成致命的损伤,而如何过滤光照中的紫外线、控制光摄入量与温湿度才是重要的问题。而近年来,北京故宫博物院、辽宁省博物馆都对于唐代书画进行了展示,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在对于重要文物的保护上也应该具有国际一流水平,只要是台北“故宫博物院”提出明确的要求即可。此外,网友在对于这件事情的讨论中,还提到西泠印社创始人丁辅之后人借给日本方面的《西泠八家印存》,竟然离奇失踪而没有归还。

《西泠八家印存》内页

而对舆论于这件事情的关注,并不是大陆方面在文化交流上抨击台湾。台湾名嘴黄智贤在微博发文表示《祭侄文稿》在日本的展出是“丧权辱国,祸国殃民”的行为,《祭侄文稿》是全中国人的国宝,不是“台独”的战利品。因此,结合当时台湾地区的政治气候来看,这似乎并不是一场看似简单的中日文化交流事件。或者说,当文化交流变成了一个事件,必定会引发政治人物的关注与利用。

台湾电视节目讨论《祭侄文稿》外借问题

如果台北“故宫博物院”将《祭侄文稿》送至大陆展出?是否还会引起网友的争议?那么这个过程同样会面临运输和展示导致的温湿度变化,还有不可预料的未知因素对文物产生影响的问题。那么如果送到欧美去展出,是否还会引起人们的愤怒呢?显然,文物的魅力就在于它能够牵动人们的神经,特别是在全球化和地缘政治进入不稳定时期的当下。

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展览网站

对于大陆和台湾的两岸关系来说,文物无疑是一个重要的文化使者。大陆地区的文物多次赴台湾展出,台北历史博物馆的藏品也来到大陆展出。在2010年10月,“山水合璧——黄公望与富春山居图”特展在台北“故宫博物院”拉开帷幕,浙江省博物馆藏品《富春山居图》(剩山卷)渡过海峡在宝岛亮相。但是,浙博希望《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 在适当的时候可以到大陆展出的愿望,至今也没有实现。

山水合璧——黄公望与富春山居图”特展宣传海报

《祭侄文稿》的珍贵性不言而喻,在严格的保护下进行正常的国际文化交流,也应该是无可厚非的。大陆对于珍贵文物的保护更为严格,专门制订了中国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的名单,并不是所有的文物都需要走出国门参与国际交流。但是,文化艺术的交流应该是双向的,而不是单向的。求同存异,合作共赢,应该是文化艺术机构在交往中秉承的一个原则。

巨匠遗作,意大利试图“卡住”法国

法国卢浮宫在2019年10月24日至2020年2月24日,举办了莱奥纳多·达芬奇逝世500周年纪念展。其中参展作品《维特鲁威人》来自意大利威尼斯美术学院画廊(Gallerie dell'Accademia Venezia),但是意大利非政府组织的阻止,曾为这件杰作出境蒙上一层阴影。

法国卢浮宫

《维特鲁威人》是达芬奇与《蒙娜丽莎》齐名的作品,但是它是一张纸本作品,大概是1490年左右在米兰被创作出来的。这幅作品展示了绘画中人体比例的准则,也出现在意大利版本的1欧元硬币背面。2017年,意大利文化部部长弗朗切斯基尼(Dario Franceschini)和法国文化部长弗兰克·里斯特(Franck Riester)签署了一项协议,内容包括2019年将莱昂纳多的作品借给法国卢浮宫,2020年将拉斐尔的作品借给意大利罗马的圭里纳勒博物馆(Scuderie del Quirinale)。

《维特鲁威人》

在《维特鲁威人》将要借出之前,意大利历史文物遗产保护组织“我们的意大利”(Italia Nostra) 上诉威尼托地区行政法庭,认为已经于2018年展出的《维特鲁威人》太过于脆弱,不能运往巴黎经受更多的光照,并且还提交了一份专家报告以支持该请求。此外,该组织还明确提出这幅作品根据法律不能离开意大利,该国《文化遗产法》第66条第2款提到博物馆、艺术馆、档案馆与图书馆的特定藏品不能离开意大利边境。

莱奥纳多·达芬奇逝世500周年纪念展

法院在接受诉讼请求之后随即暂停政府借展决定,并将在法国卢浮宫展览开幕只有8天的时候做出最终决定。期间,“我们的意大利”的成员还联合其他组织,在威尼斯美术学院画廊前举行了抗议活动。

威尼斯美术学院画廊

对于此次法庭诉讼事件,意大利文化遗产部副部长露西亚•博尔贡佐尼(Lucia Borgonzoni)在媒体上表示:“在尊重博物馆自主权的同时,国家利益不能被放在第二位。”西亚•博尔贡佐尼是新一届政府联盟党的一名参议员,而这个右翼民粹政党则倡导“意大利人优先”。联盟党主席的萨尔维尼马泰奥·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曾支持法国“黄马甲运动”,并召法国民众在欧洲议会选举中“不要投票给马克龙”,这让意法关系陷入二战结束以来最为尴尬的局面。而联盟党人在此次法意文化交流事件中高举“意大利性”,反对将《维特鲁威人》借给法国。

意大利文化遗产部副部长露西亚•博尔贡佐尼

2019年10月16日,法庭最终裁定该组织败诉,理由是卢浮宫举办的纪念达芬奇的展览极具重要性,也有利于威尼斯美术学院画廊展示自己的形象。法庭还认为,借出该作品将会促进为2020年拉斐尔逝世500周年展览在意大利的举办。而在最终的裁决中,法庭也意识到纸本作品的的脆弱状况,进一步指出《维特鲁威人》在卢浮宫展览期间应受到的最大光照量为25勒克斯(大约相当于一个自行车灯的光照量),然后应在黑暗环境中存放较长时间,以抵消同一年内两个展览期间的光照量。

观众在卢浮宫拍摄《维特鲁威人》

毫无疑问,《维特鲁威人》是极其珍贵的。但是达芬奇不仅是属于意大利的,还是属于整个世界的艺术巨匠。意大利也有保护重要文物的法律文件,但是法庭最终的判决并没有受到民粹主义的影响,而是站在了一个弘扬人类文化遗产的视角解决问题,这无疑是值得我们思考的。博物馆不仅仅肩负着保管藏品的责任,还有促进人们对于藏品认知的义务。

波斯遗产,文物“拖延”让伊朗愤怒

2005年9月,一场由大英博物馆策划已久的特展“被遗忘的帝国:古代波斯世界”(Forgotten Empire: the World of Ancient Persia)拉开帷幕,其中很多展品是从伊朗国家博物馆和伊朗波斯波利斯博物馆借来的。但是,并不是大英博物馆方面提出的需求都得到了伊朗方面的满足,“我们要求伊朗工作人员将阿契美尼德时期的8个版本的硬币借给我们,以显示波斯这一时期硬币铸造的重要性。但伊朗专家拒绝了我们的要求,并告诉我们大英博物馆已经有一些波斯硬币。这样的解释在考古学和历史学领域是不被接受的,因为每一件物品都有自己独立且分离的身份。“大英博物馆古代伊朗硬币策展人维斯塔-萨科什(Vesta Sarkhosh)说道。

特展“被遗忘的帝国:古代波斯世界”图录

就在这场展览开幕的3个月前,即2005年6月,艾哈迈迪-内贾德当选伊朗总统。在伊朗政坛,艾哈迈迪-内贾德被认为是民族主义强硬派,深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赏识。8月,伊朗在伊朗中部的伊斯法罕恢复了铀浓缩过程的工作,随即英国、法国和德国中止了与德黑兰的会谈。当时,英国和伊朗之间的关系十分紧张,时任大英博物馆馆长内尔·麦克格里格(Neil MacGregor)成双边交流的重要渠道。内尔·麦克格里格为了促成展览计划,决定在2010年1月将馆藏居鲁士柱(the Cyrus Cylinder)借给伊朗展览。

伊朗国家博物馆外观

居鲁士柱被一些历史学家认为是世界上第一份“人权宣言”,以巴比伦楔形文字书写,描述了居鲁士(波斯语为Koroush)如何恢复了供奉不同神灵的神龛,并遣返了被带到巴比伦的被驱逐民族。后来在20世纪60年代末,伊朗国王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在全世界范围内推广这个圆柱体,1971年,他安排从大英博物馆借来这个圆柱体,伊朗新闻界随即发起运动,要求将其转让给伊朗人拥有。

伊朗制作的居鲁士柱纪念品

2009年6月13日,内贾德连任伊朗总统,其后民众连日集会示威抗议引发了国内的骚乱,伊朗最高领袖下令对选举结果展开调查。但是就在2009年底,大英博物馆发现自己收藏的两块楔形文字碎块,与居鲁士柱上的文字相同时;而馆藏的这种碎块还有数万片,所以需要继续寻找线索,居鲁士柱借给伊朗的计划就推迟了。

大英博物馆收藏的楔形文字碎块

当居鲁士柱未能如约而至的时候,伊朗政府威胁要与英国“断绝一切文化关系”,并指责博物馆的行为具有政治性。大英博物馆馆长不能履约的行为,也被一位伊朗副总统指责为“浪费时间”和“找借口”;而伊朗文化遗产、手工艺和旅游组织(ICHHTO)负责人哈米德-巴盖伊(Hamid Baghaei)也表示不满,随即切断了与大英博物馆的所有关系和合作。

英国国旗在德黑兰街头焚烧

最终,大英博物馆的理事们确认将居鲁士圆柱体,以及新发现的相关泥板碎片借给德黑兰的国家博物馆。之后,艾哈迈迪-内贾德称赞居鲁士圆柱是人类价值的体现,声称“居鲁士的本质是先知的本质”。在2011年11月29日,英国驻伊朗大使馆遭到伊朗示威者的冲击,两国随后的一系列针锋相对的举措,让彼此间外交关系降到“有外交关系以来的最低水平”。

伊朗方面对于大英博物馆馆长的感谢信

在人际交往中,言而有信,才能得到敬重。大英博物馆虽然没有及时兑现承诺,但是最终还是践行了原始的约定。伊朗方面对于大英博物馆处于政治性动机的指责虽然没有充分的证据,但是可以看出重要文物与一个国家的民族和历史紧密相连。大英博物馆的部分收藏与英国的殖民历史有关,关于“文物返还”的讨论也是此起彼。博物馆如何对待特殊的历史,始终是关于道德伦理的一个重要命题。

图片来于作者


Copyright 2010 daimiao.cn. All rights reserver. 备案号:鲁ICP备10209964号

泰山岱庙版权所有 地址:山东省泰安市泰山区东岳大街191号 电话:0538-8261038

鲁公网安备 37090202000212号

您是第 位访客

泰山景区官方售票渠道 美团・购票
泰山岱庙微信公众号